01 八年前,微信面临的真正机会是什么?

2011年,微信横空出世。在短暂的冷启动期之后,用户数据爆炸,在2018年春节,其全球月活跃用户数首次突破10亿大关。

现在我们回看微信的成功,一般会将其归结于“时代的偏爱”,是因为微信抓住了伴随着智能手机爆发而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机会。在当年,“微信之父”张小龙,有如神助,特别能打,展示了扫地僧的深厚功力。

时代的偏爱之一:微信是增强版短信。比短信、彩信都好用,还是免费的。

时代的偏爱之二:它能很方便地从通讯录(以及QQ联系人)导入熟人关系,到今天为止(2019年10月19日),微信仍保留“通讯录”板块加好友以及做好友管理。

时代的偏爱之三:智能手机都带GPS技术,这样可以方便地发现身边的陌生人(“附近人”)——陌生人发现的空间维度;同时也有振动传感器,可以实现“摇一摇”——陌生人发现的时间维度。

如果深入分析,应该还会有几条。但我要说的是,这些并不是“本质”。

微信能抓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巨大机会,其真正的原因是第一次发现“扫一扫”的无限钱景。并且将其应用到最有潜力的地方,那就是——扫二维码,打开了移动支付的大门,之后很快形成了其商业化的闭环(而不只是将其流量简单变现为广告)。提请你注意的是,这里,“扫一扫”只是一个工具,无论是扫码,还是扫封面、街景,或是翻译。

在2014年一次演讲中,张小龙说“PC互联网时代,流量入口在搜索框里面,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入口可能在二维码里面。”此言一出,有媒体紧跟着评论,说“这次张小龙真错了”“他是在搞笑”。今天我们回头看,就知道谁在搞笑,谁极具前瞻性。

02 一点题外的话

微信“扫一扫”本质是一个精确化的工具,可以用它扫码加好友,也可以用它来完成扫码支付。无论是加好友,还是移动支付,都是高度精确化的行为。

近几年,特定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快速发展,比如目前人脸误识率可低至百万分之一,甚至比刷卡、扫码的安全性还高,人脸支付已经开始大面积商业化。

那么刷脸社交呢,是否可行?阿里巴巴显然认为这是可行的或者至少值得一试,其旗下的钉钉团队已经推出了一款名叫“Real如我”的新社交产品。其产品经理应该是这样想的:吃饭时碰见一位可爱的女生或帅哥,你想认识Ta,那么进入这个App,调出后置摄像头,扫对方一下:如果Ta注册了“Real如我”,就可以给Ta打招呼加好友;如果Ta没注册,但如果别人扫过Ta,则可以看别人对Ta的印象标签(设想一下,Ta什么都没做,都没用过这个App,但可能被人恶意标签上“bitch”,这里面有大量隐私侵权的问题);如果你是第一个扫Ta的,则系统会自动注册了一个Ta的虚拟账号,你可以给Ta加印象标签。

其逻辑是,既然每个人的脸都不一样。那么这张脸就不是脸,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账号。这个逻辑貌似非常完美,然而如果考虑人性和用户心理,这个产品实在让人恐怖,显然已经跑偏!这可以归结为阿里缺乏社交的基因,它的社交产品做着做着,就成了一种“交易”——“Real如我”认为你的脸和大家的脸都不是脸,只是一个它们可以拿来获取用户和流量的ID!简直可恨!!

03 八年后,社交产品的新机会在哪里?

这个题外话,写得有些过长了。不过是一个很好地去了解AI时代新社交产品机会的例子。

在张小龙说完“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入口在二维码里”这句话的5年之后,我们要说“AI时代,流量入口在万物身上”。人工智能时代,要想找人聊天,不需要特制的二维码,扫一扫万物本身的样子(如你的脸,你的萌宠,你在读的书,你在看的电影,你在用的物品)就可以了。

移动互联时代,相机入口用作扫码;那么,在AI时代,相机入口变成了一款AI相机,方便人们识物,并由物及人,发现“同好”!

为什么可以由物及人,建立社交呢?

经济学中有一个显示性偏好理论(Revealed Preference Theory),是由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谬尔森(P.Samuelson)提出来的,其基本精神是:消费者在一定价格条件下的购买行为暴露了或显示了他内在的偏好倾向。

我们在持续开发中的牛匹APP认为: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对图片中的特征点数据进行识别和比对,APP可以获悉用户更多的偏好需求(比微信“摇一摇”更精准)。比如,一个用户扫了自己家的狗,系统知道其养狗、喜欢狗,将匹配出一个同样养狗的人,跟Ta聊天。

另外,信息暴露刚刚好,没有微信“附近人”的两难问题。对一张或几张用户上传图片中的特征点数据的智能对比分析,无需暴露太多的个人信息,但又足够了(图片里的信息非常丰富,随着用户的使用次数的增多以及算法的迭代进步,牛匹APP将能更为精准地判断某张图片的主人的兴趣偏好。)

基于AI的新社交已经开始分化,其中特别有潜力的是扫萌宠匹配,我们现已着手PetsMatch的开发。